百万富翁永远还缺百万?当社会上欲望过剩,它将腐蚀现存的一切

2020-07-25

简单的需求 Les besoins simples

如果你向小贩买只鸟当宠物,他会告诉我们这个小跟班平日需要什幺。包含卫生、饮食、休憩等重点,简单十几个字就可全数囊括。同样地,大多数人的日常所需,也只要三言两语就能道尽。这些就是简单生活的最高原则,只要照做,人就好比自然之母怀中的乖巧婴孩,能温饱有余。但若放着道理不循,紊乱则会浮现,健康会败坏,失去生活之乐。唯有简单、自然的生活能保持人的活力,我们若忽视这些基础,将陷入严重的偏差。

生活究竟需要何等物质条件,才堪称理想?健康的饮食,简单的衣着,安居的住处,空气与运动——「你需要什幺才能过活?」问问几位背景悬殊的人,你会听到各自不同的回答。没什幺比这些答覆更能启迪人心。对一些在地的老巴黎人而言,除了林荫大道包围的某些特定区域,这城市其他地方都没有「生活」可言。这里的空气清新、灯火明亮、温度怡人、还有醇酒美馔可享受;要是哪天这些都不复存在,他们的人生似乎也不值得活了。

各个不同层级的人若被问到何谓「生活必需」,答案会因为自身的抱负大小,或者养成背景差异而有不同;其中养成背景又可理解为生活习惯、住处、衣着的风格等等;换言之,就是对外在物质的关照。一旦收入到达某个程度,生活自然会好过些;反之,若水準未及,恐怕难以度日。我们见过有人因为生活水平落到一定低点而自戕;他们宁可一死也不愿节省用度。若观察教这些人绝望的物质低点,其实对需求更少的人来说已然丰足,也足以让品味一般的人羡嫉了。

崇山峻岭上的植物会随海拔而有变化。有些区段长的是寻常花草,有的是森林,有的是草原,有的只有裸岩与冰山。有些土地无法栽种小麦,葡萄却能欣欣向荣。橡树不在低海拔区域伸展,杉木要到高山才能扎根。这些植物的分布状况,总让人联想到人类的生命与需求。

资本家、花花公子与交际名媛享有特定的财富高度,他们的生活必需品包括一定数量的僕人和马车,几幢像样的市区住宅与乡间别墅。再往上,更繁荣的是富裕的上层阶级,他们甚至拥有自己的生活标準与方式。我们在其他不同的区域则能看见经济平顺的小康之家、或者说生活大致还过得去的人。最后还有工匠、农民、打零工的工人,简言之,就是平凡市井。他们一如在养分贫脊的山顶生长的植物,坚毅地生活着。这社会各个阶层和区域都有人生活着,无论在何处蓬勃,所有生命都是人类的一员,带着同样的印记。因此,人与人之间对于需求会有这幺大的差异,着实教人匪夷所思!由此可知,我们无法以植物分布来类比人的生命。同一族群的植物与动物会有相同的需求没错,但我们在人的生活上却见到相反的情况。

试想,人有不同程度的需求、而且致力满足这些需求,这果真是件好事?这样对个体发展与众人幸福、对社会进步与族群的福祉可有助益?动物只要基本欲望得到满足,就别无所求,但人不然。生活不至于无以为继的人何以如此忧心?物质条件越是优越、甚至站在社会金字塔顶端、终生锦衣玉食的人为何越是如此?生活优渥的中产阶级是否觉得满足了?没有。如果当中有人既富裕又满足,想必那是因为他们懂得「知足」。动物只要吃饱,就能舒服地躺下呼呼大睡。人当然也可以如此,但可惜只能维持一会儿,不可能永远满足。一旦习惯了这种幸福,人的心态就会转为厌倦,进而想寻求更新鲜的满足感。人的胃口不因饱食而停歇,反会大增。这听来荒谬,却半句不假。

最常抱怨的人往往最有理由应该懂得知足,这事实无疑证明了我们的幸福感无关需求多寡,也无关为了需求得倾注多少心思。这真理若能深入人心,那幺你我皆能获益。如果无法透过行动收敛个人欲望,那幺人将被欲望牵着走,承受堕落、麻木、没有回头余地的风险。

活着只为玩乐、打扮、纵情欲望的人——也许是懒散晒着阳光的饕客、醉酒的工人、沉溺于物质享受的浪蕩男女——无疑渐渐沉沦在欲望的威势下。任凭妄想支配生活,就像站在斜倾的地上,注定终将跌落。他们心想:「再多走几步,最后就这幺一次,只要我渴望的那东西一到手,我就喊停。」但他们越往前走,就越无法抗拒。

这正是现代人坐立难安、颠狂忙乱的关键。

酒精造成的酩酊大醉称得上是解渴良方吗?完全不是。放浪形骸就能麻痺内心里的不安吗?也不行,纵欲只是激化一切,让身体与人性的需求沦为病态的上瘾,反受其左右。若听任需求恣意支配,你会发现,越是放任需求,它索求的也就越多。想从奢靡富贵当中寻找人生快乐的人实在不智,那就好比希腊神话里达那伊得斯(Dana ïdes),受到永无灌满之日的无底桶的折磨。坐拥百万财富的人永远还缺百万,对坐拥千数的人来说,则永远欠缺千数。汤锅里若是有鸡能吃,他们会想要鹅;一旦有了鹅,他们又希望能是只火鸡,就这幺一直下去。

我们永远难理解多欲多求其实容易招致祸害。有太多平凡人想模仿尊贵之躯,太多穷苦民工想效仿富裕中产,太多一般妇人想扮作贵妇;这些不愁吃穿的人当中,又有太多人忘了自己拥有的其实能发挥更富意义的作用。受自己欲望奴役的人也许最适合以被扣上鼻环的熊作比喻。牠被召来唤去,动辄得咎,时时忧虑自己是否会惹怒贪心的主人。有多少人正是这幺地活着,只因自身被需求吞噬、不甘于简单度日。

且让我与你分享我认识的一个好人的故事。这个男人深爱妻儿,一家人在巴黎的生活堪称舒适惬意。但妻子希望生活能再高贵一点。然而,富贵生活需要钱,而他总是有所欠缺。于是,他离开法国与妻儿,远走他乡,前往遥远的殖民地工作。我不知道这可怜人心中有何感想,但他的家人住进了更豪华的公寓、有了更华美的浴厕及车辆。他们目前很满足,不过很快就会对这样的奢侈生活习以为常,直到看不上眼。这位妻子会开始觉得现在的家具不够精緻、车辆太过简陋。如果他爱她——这点无庸置疑——就算为了得到更丰厚的酬庸而得移居月球,他也会愿意。

还有其他例子,妻子与儿女被一家之主的贪婪所牺牲;丈夫骄奢淫逸,做出无数抹灭尊严的蠢事。他在欲望与父职之间选择了前者,日渐成为卑劣的利己主义者。忘却责任、对高尚格调逐渐麻木的现象,并非只见于上层社会与纵情享乐的人,一般大众也深受影响。我知道许多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人家,母亲却日夜痛苦,孩子三餐不继。为什幺?因为父亲用钱无度。由匮乏统治的国度绝不是友爱的世界。人想要的东西越多,就越难对邻人出手相助,甚至连对自己的血缘至亲亦然。

摧毁幸福感、自主性和良善德谊,而且折损了公众利益,这就是欲望凌驾一切的恶果。当社会上欲望过剩,它将腐蚀现存的一切。贪求採矿而刬平茂密森林;挥霍家业,让祖辈心血一夕败尽;为屋内兴暖而焚毁家具;为当下逸乐而债留明日;为一己之便而播下未来纷争、怨妒与仇恨的毒苗。不胜枚举的种种罪行在捨本逐末的致命国度里永无休止。

如果我们能维持恬淡寡欲,就能趋吉避凶。不贪杯,保持神智清明最能守护健康,这个道理人尽皆知。无论是在饮食、衣着或住所上,简单的品味也是自主性及安全感的源头。生活越简单,对未来就越有安全感,越不易受意外与变动的摆布,就算地位一夕骤变,也不会惶恐不安。能清心寡欲,便能无畏身外之物的来去无常。就算失去工作或收入,仍能澹泊明志,因为你知道,人生并非建立在家具、藏酒、肥马轻裘或金银珠宝上。不再过度沉溺自身安逸的你,会找到更多造福人群的方式。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简单,也是一种哲学》,八旗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夏尔・瓦格纳(Charles Wagner)
译者:谢孟璇

《简单,也是一种哲学》(La Vie Simple)一八九五年首度于法国巴黎出版,书中传递的理念清新,出版后广受大众喜爱,英译本当时在美国也蔚为风潮。时任美国总统的老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曾因甚为喜爱本书,进而邀请作者瓦格纳在一九○四年秋天访美,前往白宫畅谈。

有趣的是,本书虽写于一百二十余年前的法国,书中呈现的社会状况和大众心态却和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世界并无二致,而瓦格纳对于「simplicité —简单」所阐述的观点和这个价值观之于人类心灵的助益,也未过时淘汰,反而更因时间淬鍊,更显真切,值得生活在过度追求速度及物质消费社会的现代读者做为反思借镜。

百万富翁永远还缺百万?当社会上欲望过剩,它将腐蚀现存的一切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