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光辉十月,干我们啥事?

2020-06-18

网路上流传一篇脸书文章《你爷爷有参与辛亥革命吗?为何台湾有这幺多『纪念中国』的节日?》,当中学习新闻传播专业的作者认为,其实这幺多纪念「中国」的节日,与其说是媒体单方面「议题设定」的操作,不如说是按「中华民国行事曆」这个表单操课使然。

你的光辉十月,干我们啥事?

当然,所谓「光辉十月」中的三大节日,更是这中华民国行事曆这表单上的重头戏。同时,作者也进一步暗示,透由「光辉十月」中这些节日,「中华民国认同运动」得以再三被确认与实践。事实上,国民党流亡政权权贵后代马邦伯按表操课的「光辉十月」里,在高雄冈山也刚好有基层百姓,也举办着其「冈山大空袭七十週年祭」的活动。上层是统治者强植的官方历史与纪念日,基层则是人民以实际生命历史经验而来的草民纪念活动,这恰恰说明,「中华民国『殖民』台湾」仍旧是现在进行式,只有统治者的历史,才是历史,才得以被官方纪念。

被遗忘的历史:「冈山大空袭」

1940年代的日治高雄冈山为台湾航空重镇,不仅其跑道数量仅次于新竹机场,按美军纪录,共有四条跑道,属于中型轰炸机机场(MediumBomberAirfield)。终战后,除了松山机场之外,便只剩冈山机场,成为唯二被保留的机场。紧邻机场的第61海军航空厂,据说是台湾当时最大的飞机装配、维修与保养之地。因此,冈山自然成为二战时期美军重点轰炸的锁定之处。

你的光辉十月,干我们啥事?

1944年,美军採取「跳岛战术」(Islandhopping),以风林火山之速进逼日本本土,速战速决。因此,美军採取攻佔菲律宾、跳过台湾岛,进佔沖绳岛。虽然,台湾岛被美军略过而避免沖绳的「铁暴风」」(鉄の暴风,TyphoonofSteel)的严重伤亡,但美军跳过的后果却换来翌年中国来的蒋介石政权的「劫收」。

然而,身为高雄地区重要航空基地的高雄冈山,依旧在1944年10月12日,突然遭受日本人称之为「地狱火鸟」的美军B-29轰炸机群的狂轰猛炸,12-17日的六天之内,冈山顿时哀鸿遍野、恶火四起,航空机场设施几乎全毁。除了冈山机场之外,高雄港、左营军港、旗后军港、后劲第六燃料厂、屏东陆军航空厂…等,也都是这六天大轰炸的主要标的。

属于这块土地上人民的生命经验与故事,鲜少人知晓与闻问,遑论纪念;因此,由高雄市关怀台籍老兵文化协会、台湾前国军退役军人暨遗族协会、基进侧翼青年政团等民间团体在10月12日,假冈山长老教会联合举办「冈山大空袭七十週年祭」,也就格外有意义。事实上,这岛屿悲哀的是,属于我们人民跟土地的生命与经历,我们几乎鲜少知悉;但中国国民党从中国搬来的洗脑垃圾,我等却倒背如流,并加以理所当然化地接受。据朋友转述,前一阵子曾有欧洲来的纪录片导演访问太阳花运动的林飞帆与陈为廷,当林飞帆提到「阿公在日本时代…」之时,陈为廷马上插话更正「是日本殖民时代」。若此转述为真,也请那幺在意早已终结的日本殖民的陈为廷,多多在意一下殖民现在进行式的「中华民国」,并以「中华民国殖民」称呼之,以表自身的进步与公平。

小杜阿公的第一句英语?

面对中国国民党统治史观,高雄市关怀台籍老兵文化协会仅能以自身微薄力量,致力于「台籍老兵」权益运动,并以口述挖掘进行历史补白的书写工作,让太平洋战争下台湾人民的悲哀惨境,广为人知。例如,日治时期总共有80,433名台湾人被徵召进日本军队中服役,126,750名台湾人则成为日军军属人员,包括伙夫、战壕挖掘、通译与战俘监视员…等等,几乎就成了不存在的历史一般,遑论当中有超过三万名以上的台湾人在战场上阵亡。

根据统计,台湾人口总数的3.3%被徵召至太平洋战争的战场上,阵亡的比例则佔当时人口总数的0.5%以上,比较起同为殖民地的韩国,徵召跟战亡比例分别不到总人口的1%以及0.1%比例,台湾人所承受的战争苦果,是很沈重的。此外,终战之后,高达173名的台湾人成为盟军战俘,受到审判。当中,死刑21名,5名服刑前病死狱中,147名曾在监狱中服刑。以战俘比例作为责任承担而言,则台湾人比起韩国跟日本,所承担的战争责任也更为巨大。

你的光辉十月,干我们啥事?

好友小杜说他阿公所学的第一句英语,并非我们常拿来开玩笑的「Lessonone:Thisisabook.」,而是攸关生命存活的「Iamthirsty.Ineedsomewater.」。原以为这只是个好友在脸书的轻鬆笑话,但若置放在太平洋战争中台湾人民的南洋经验看来,小杜阿公的第一句英语,便是在大时代下那弱小生命的挣扎血泪所写就的啊!

然而,纵使只想替台湾人民那段被遗忘却真实的苦难历史,「高雄市关怀台籍老兵文化协会」的许昭荣老先生,也得在2008年5月20日,时值马英九当选总统在高雄举行就职晚宴期间,于高雄市旗津的「战争与和平纪念公园」自焚殉道。许昭荣先生的自焚,也是因为前高雄市深蓝议员王龄娇力阻此一台籍老兵的公园,粗暴地以「823砲战纪念公园」取代许昭荣先生推动以台籍老兵为主体的纪念公园。

另一个逼使许昭荣先生走上以火纹身之途的人,则是旗津出身的前国民党议员陈汉昇,以「战争」二字为公园,恐对旗津观光不利等匪夷所思的脑残质疑,终让心力交瘁的许昭荣,选择在国民党威权复辟的马邦伯就职之日,以自焚保谏此公园存续的道路。

此后,落选之后的陈汉昇,以二世接班,儿子顿时改挂台联旗帜,成为本土代言,并参选高雄市旗鼓盐的议员。若知晓此种国民党洗脑台巴子议员的所作所为,以本土自居的台联,就必须向高雄市民跟台湾社会道歉,否则台联的本土,都将只是廉价便宜货罢了。不过,由此可见,国民党的洗脑教育有多幺成功。

今年是「冈山大空袭」七十週年,是属于这块土地与历史的悲伤一页,这才是我们该纪念的故事。你中国国民党的「光辉十月」,干我们屁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