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那里】有书有猫生活静好

2020-06-13

【这里那里】有书有猫生活静好【这里那里】有书有猫生活静好【这里那里】有书有猫生活静好【这里那里】有书有猫生活静好【这里那里】有书有猫生活静好【这里那里】有书有猫生活静好【这里那里】有书有猫生活静好【这里那里】有书有猫生活静好

2010年3月第一次去台北,彼时还不知道小小的存在。台北独立书店当中,我只知道一家有河,也慕名造访过,因为喜欢隐匿和隐匿的诗和猫。2013年4月重游台北,去看翩娜包殊的舞,去有河探望隐匿和猫,我在有河的玻璃墙上留下了一首小诗,然后就搭火车环岛旅行去了。2014年5月三游台湾,先两个月才读过莎孚的《完全变态》,我很喜欢这本猫书,也很珍惜,那是我的脸书友閑閑送我的,閑閑是麻六甲的卧虎藏龙,也是莎孚的朋友,莎孚就是小小书店店主,他送我的这本猫书让我对莎孚和小小很感兴趣,但我还是没有去成小小,那次重点放在台南。当然在台北时也见到了隐匿、店狗、若晨和686,我们谁也没有能够预见三年半后,隐匿将会旧疾复发,有河将会因此歇业。今年2月,假牙和我去台北看隐匿,有河已经不在了。不过我们的朋友都还在,我们还能重聚,我很高兴。

我们下榻的流民栈在永和区,离开小小不远,十几二十分钟的脚程而已。但也可能走了半小时都还没有到,因为途中总有令人分心的旁骛。从流民栈出来,穿过一条窄巷,走到竹林路,转角有个卖蔬果汁的路边摊,就在全集旁边。后来我嘴烂了,每天路过这路边摊,都会买杯奇异果汁或苦瓜汁下火。沿着竹林路走向小小,经过一家又一家小店,鲁啦啦鹹酥鸡,文化养生豆浆豆花,恶烧肉便当,这些店名都好好笑。想起当天早上我们去店狗家的途中,假牙发现一家小店名叫“梦的假髮”,很适合假牙借来当作题目,写一首离奇或离题的诗。

然后我终于来到小小,一只胖胖的橘猫猫在门口,一副镇店之猫的猫样,让我忍俊不禁。另有一只躲猫猫在书桌底下呼呼大睡,对我们的到访阔猫懒理。那幺冷的冬天,好好地睡一觉才是正经事。来台北前已经叮嘱自己不要买书,前不久搬家才处理掉了一大堆,但来小小怎幺可能一本书也不买呢,满满一书架又一书架的书,对我来说都是诱惑。结果这次台北行,我前后去了两趟小小,买了十本书。小小不像阅乐书店或是浮光书店那幺漂亮,也不像有河那样有河有山有云有猫有玻璃诗,但小小有自己的个性以及自己的品味,这可以从小小的选书看得出来。看莎孚在脸书上推荐一本又一本她觉得值得推荐的书,你可以感受到她对书的爱是真心的。因为爱,所以开了书店,而且一开就是十二年。

第一次去小小没有看见莎孚,只看见她的《完全变态》。莎孚,又叫沙浮猫、沙猫猫。我们在台北的最后一天傍晚,我去小小拿预订的书,临走前才碰到莎孚,虽然我根本不知道莎孚长什幺模样,但我直觉她就是莎孚。这个被猫选定的人,我不知道她的前生今世,我所知道的关于她的二三事,全部来自她的《完全变态》和她在脸书上分享的贴文。我只知道莎孚爱书,爱猫,又成立了“小写出版”,持续关注和支持她觉得出色的作者和作品。我很喜欢“小写出版”这个名字。我很高兴小写替马尼尼为出书,我喜欢马尼尼为。我记得马尼尼为写过:“猫是我可以摸得到的自己的灵魂。”这句话早就在莎孚在的《完全变态》里面出现过了:“猫,是自己的灵魂。”猫是自己的灵魂,书又何尝不是?我想起了我的偶像Edward Gorey,他说:“有书。有猫。生活静好。”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